101年護法法會吉美法王開示

各位,阿彌陀佛,今天這麼殊勝的護法大法即將結束,很可惜,感覺上應該多修幾天才是對的,可能因為天氣比較冷一點,所以修的比較短一點。那麼,我有一肚子話想跟大家分享,嘉義算是南部,所以中部的人比較不方便搭車,距離也比較遠一點,所以中部的人來的不是很多喔,感覺上每次辦法會都是,大家參與的踴躍感是比較冷清一點,所以每次都覺得比較可惜,這也是每一個眾生的習氣,他們與生俱來的業力,每一個眾生都希望自己快樂幸福賺大錢,所有的一切都慾望都能夠可以達成,但往往他所作所為,一切的行為剛好是顛倒的,所以呢,在很多的經典裡所講,努力百倍不如累積資糧,這個道理其實我們在座的各位,應該聽了耳根會長繭了,但我們很多看事情的方法卻都是錯誤的。首先,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有幾句話,請你們看一下。在座的各位都已經上了很多課,所以基本上我們的菩提心都不應該要退轉,尤其是學習佛法學了這麼多年,應該要有一些最基本的見跟觀念,是要很清楚。台灣學習佛法有一個問題,要嘛就是亂跑,要嘛就是換來換去,換上師、換道場、換宗教,所以永遠沒有辦法固定下來,這也是末法時代的一個習氣,大概是這樣的一個原因。所以呢,現在的人比較重感覺,所以也比較容易善變!我是覺得,我們在台灣善良有善根學佛的人,是非常多的,但卻沒有辦法具足正見,然後更沒有辦法好好去實修,所以就永遠都不可能得到一個什麼樣的成就。在台灣佛教裡,缺乏聞思修的問題,沒有辦法透過學習佛法,而改變自己心態,因此,我們學習佛法的方式,都好像是著重在相上面的,是用我們的「身語」在學佛,而不是「意」在學佛。兩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佛在印度傳法的時候,祂所講的八萬四千法都是要改變「意」,不是身體。傳法四十九年,釋迦牟尼佛也是為了改變你自己的意念。所以,我們應該要如何做一個,學佛的心不退轉,我們的發心也不會退,我在這裡跟各位開示一段。

今天要講的是「加行不壞守持精進」這個單元:
「故如所立誓,我當恭敬行」
首先,在我們的心中要升起一個菩提心,這是我們每一個學佛的人都曾經升起過的,。我相信每個人會來參加法會的人,也是因為發心跟菩提心的驅使,才會來參與法會。而每一個學習佛法的人,會想要上供下施,都有一定有那樣的發心,這個就叫做我們所立的誓言、我們所承諾的事情,這也就叫做發心。所以,在座每位學佛的人,你們所立下的誓言後,接下來應該要認真的去修持。
立誓可分為兩種,第一,「我要讓一切眾生能夠得到究竟的樂,也就是得到佛果!」這就是最正確所立的誓言。第二,就算沒有辦法讓一切眾生得到究竟的果位,最起碼希望三界一切眾生能夠得到人天的果位。因此,我們所要立下的誓言就只有這兩種,沒有別的。立下這樣的誓言之後,接下來就應該要好好的去修持。比如,如果我們想要幫助一個人,用嘴巴講是幫不了別人的,既然你已經答應要幫助一個人的時候,接下來你就是要真的去幫他,你真的開始去幫他的時候,這個時候才是叫做「修持」。在座每位學佛的人,在立下這樣的誓言之後,接下來就是要去實修。我常常告訴每個人,釋迦牟尼佛所傳下來的法,不是聽一聽就可以了,應該要去實修,但我們現在學習佛法的方式是,聽聽就可以了,修一下就可以了,念一下就可以了,用這樣的方式,我們是成就不了的。因為我們並不僅僅是停留在所聽所學所修的,而是實際要去修持的東西。就像我們看了一部電影、一部連續劇一樣,在看的時候,都看得很過癮,但大家都不會覺得說要做裡面那個角色。而學習佛法不是這樣的,佛法不但要聞法思維,還要實際去修持。所以,剛剛我講到,我們所發的菩提心是要去修持的,同樣的道理,我們想要幫助一個人,用嘴巴是幫助不了別人,對別人也沒有任何的幫助,用實際的行動去幫助,他才能真正感受到,你在幫他的這一面。

「今後若不勉,定當趨下流」
既然已經立下這樣一個誓言之後,從今天開始,假如各位已經答應別人要幫別人的時候,你就要從今天就開始幫他,不是等到明天後天。發菩提心,正確的觀念,你發了之後,就要馬上從今天就開始。而不是像現在這個樣子,想要念明天再說,想要修明天再說,不是這樣的。所以從今天起,要勉勵自己,如果不懂的去勉勵自己,也不從今天開始去執行這種發心的話,百分之百你就會一直往下流,所謂往下流,就是從人道開始到畜生道,到了畜生道再往下餓鬼道,接下來就是下到地獄,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我們做人的時候,所作所為的一切,跟業力是絕對有關係,我們吃的喝的穿的所用的的一切,都跟業力有關係。所以我們做人做完之後,接下來就要當畜生,當了畜生之後也上不來,因為畜生大的吃小的,小的吃大的,還是一樣造業,接下來一直往下,接下來就是往下餓鬼道,餓鬼道一樣都還是在造業,包括餓鬼道的空有餓鬼就是魔阿,所以就是一直往下流。
接著,我要講的是,可能很多人的都會覺得說,「不會阿,我現在有一個好的上師!我現在入佛教,有佛可以拜,所以呢,我不會這麼慘!」有這樣的想法是很非常不正確的,因為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饒益眾有情,無量佛已逝」
饒益一切眾生,利益一切眾生的那個人就叫做佛,佛是一個覺悟的人,一個利益眾生的人。但是這樣的一個佛,二千五百年前,從釋迦牟尼佛傳法開始,不只他一個,有很多很多的佛菩薩,都曾經已經來過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在座的各位,你們還是留下來了,你們也沒有跟釋迦牟尼佛走,是不是這樣呢?你們並沒有跟這些成就者,隨著他們透過聞思修而遠離人世間的苦海。所以饒益眾有情的佛曾經來過,但現在已經不在了。

「然我因昔過,未得佛化育」
這些佛來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但我們自己還是不斷的在造業。照道理來說,佛法應該會把我們的業力全部消除,讓我們累積善業而脫離輪迴,這才是佛法僧三寶存在的意義。但是在座的各位們,不要說兩千五百年前啦,你們這輩子這種故事還是一樣在重演,因此,你們這輩子不管有沒有接觸我,有沒有接觸到佛教,有沒有學習佛法,我個人所看起來,你們還是仍然會留下來,說不定有些會不願脫離這樣的輪迴,也是有可能的。過去佛對你們是沒有任何幫助,我也未必對你們是有幫助的,主要是因為你們的正確觀念建立不起來,你們的聞法思維建立不起來。也因為你們聞法思維的這些正確觀念建立不起來,所以你們沒有辦法好好的去修持,如果是這樣,那你們又怎麼會成佛?所以呢,你們未得到佛的化育,佛有出世與否對你們好像也沒有多大的差別,就算有佛法有殊勝的傳承,對每個人來說,可能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幫助。

「若今依舊犯,如是將反覆」
這個就是我要講的,各位在座的人從今天開始,不要仍然一樣不懂的去反省。我常常告訴每個弟子,正確的學習佛法,是要改變我們的想法,真正成佛的是我們的心,不是我們的身體。身體是暫時的,像我們住房子的客房一樣,真的要改變的是我們的心,所以真正學習佛法,是要改變我們的想法。很多人學習佛法,好像並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如果沒有辦法改變我們自己的觀念和想法的話,那我告訴你,既使你認識了佛,學了多麼殊勝的法,仍然改變不了你的心態,只要改變不了你的心態時,任何殊勝的法,任何殊勝的佛成就者,對你的幫助是有限的。所以,每次看每個弟子或看每個人,只要遇到痛苦,遇到不順的時候,就趕快占卜,看看有沒有什麼樣的方法可以達成願望,看看可以念什麼咒語或修個法等等,讓自己身體健康,賺大錢。就算達成之後未必會回報你,甚至會覺得那是他自己成就的,那是他很厲害。所以我常講一個笑話,有些人在結婚的時候,特別是基督教,神父都會問你:「無論富貴貧窮,你生生世世永遠陪伴他嗎?」他一定會立刻說:「我願意!」這個說的真快阿!但是離的也很快阿!所以呢,從很多的角度的去思考的時候,我們很多事情就像在演戲一樣,沒有好好去思維,然後就貿然的去行。所以我們還是跟過去一樣,不斷的去造業。

「惡趣中領受,病縛剖割苦」
所以剛剛我講了,我們學習佛法,我希望每個人的心態跟觀念都能改變,我對你們有沒有幫助,就是要多幫你們上一些課,讓每個人的想法觀念稍微改變一點,那我就成功了。接下來,就要靠你們自己好好的修持,你們要怎麼上供下施,你們自己自然就會知道!而且,我也真的有把握,你們不會有惡趣中領受這種痛苦,這是肯定的!那如果沒辦法改變你們得想法和觀念的時候,其實認識我十幾年又有什麼用?就算你接觸佛法,上供下施再多,你們真的有把握不會去惡趣中領受嗎?我常說,既使一鍋好吃的菜,裡面只下一點點毒藥的話,那這一鍋的菜也會害死更多更多的人,雖然這個毒藥的量是少少的,但是加到更多的料裡時,它的量就會變大了。所以我們學佛時,如果上供下施很多,但正確的觀念不具足的時候,我們的發心不夠正確的時候,其實我們反而會更快害了自己。所以「惡趣中領受,病縛剖割苦」,在告訴我們,到了地獄之後,這些獄卒們天天都幫你開刀,你就不斷在受這種地獄的苦,永遠都是沒完沒了。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這段的主要原因,就是希望改變你們每個人的觀念,不管有上過課,或是沒上過課的人,希望大家從我這裡聽起來,最主要就是發心,學佛的心態,尤其是修任何法,修持任何咒語的時候,發心是多麼重要的事情。我們在生活中,所做的任何一件事情,我們的觀念是最重要的,一個想法和動機是最主要的,如果你的動機和想法不正確的話,你做得再漂亮再好看,它還是有一定的問題的,而不是最完美的。而今天的護法大法,會長跟副會長非常辛苦,把法會辦得很感動,希望每次每個會長辦法會時,我很期待都能辦得很圓滿,然後希望各道場值得學習的對境,讓每個參與的弟子都能夠歡喜,這樣的法會功德才會大一點,我們每次辦法會的時候不要讓人家閒言閒語,很多的想法很多看法,這樣也會影響到法會的功德,因為法會的功德是要上供下施的,讓每個佛有歡喜,讓每個眾生都能夠離苦得樂,這就是法會。如果連佛都還沒有笑,眾生還沒有解脫之前,我們自己都看不下去的話,那這個法會就沒有辦法讓每個人的歡喜了,所以不管我們法會辦的大小,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辦得很開心,讓每個人都很歡喜,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所以包括從我開始,堪布、每個喇嘛、每個弟子、會長,所有外來的參加法會的人都很感動,這就是很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