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諾法王 ( 第三世卓望貝瑪諾布仁波切 ) 簡傳
 
認為印度大班智達貝瑪拉密渣(無垢友)化身的第三世卓望貝瑪諾布仁波切(貝諾法王)於西元1932年(藏曆水猴年)十二月降生在東藏康省(西康)一個稱為波沃的地方(古稱波密,又稱波窩)。父親叫做蘇南久美,母親叫做宗吉。此村落在寒冷乾燥的冬天是看不到花朵的,但是仁波切誕生時,此地卻出奇地綻放芬芳的花朵。根據第五世卓千仁波切以及噶陀堪欽雅嘎仁波切的預言,指認出第三世貝諾法王。第五世卓千圖登卻吉多傑如是說出貝諾法王的出生地:  

聖地部波上方之處中 妙主巖山任運莊嚴頂
種種綠樹海寨莊嚴飾 極淨清涼大河南邊流
父母蘇南吉其名具者 吉勝慧兒於水猴年生

教眾藥石善名妙善升 卓千王世卻吉多傑誌

 
五歲時,貝諾仁波切被迎至西康白玉祖寺,在上一世秋竹仁波切圖滇卻吉達瓦和第十代法王──第四世噶瑪古千仁波切噶瑪帖秋寧波的主持下,在其前世的法座上行坐床典禮,正式認證他為第二世貝諾法王巴千都巴(1887~1932)的轉世,及成為第十一代白玉傳承法座持有者。
 
一位當代精通大圓滿的卓越行者──堪布雅嘎(噶陀堪欽雅嘎)預見此新轉世的特殊使命,而給予此孩童皈依戒、文殊菩薩灌頂和一尊神聖的佛像,並為他寫下至今仍被全球成千上萬弟子持誦之長壽祈請文。
 
寧瑪巴的六大寺廟之一──白玉南卻祥丘卻林,乃在當代德格王拉千蔣巴彭措及翠千桑給登巴的贊助下於西元1665年興建。蓮花生大士所預言的巖藏取者及卓越的大圓滿上師──持明昆桑謝拉,是此寺的開山祖師。昆桑謝拉是大成就者噶瑪恰美仁波切與南卻天法虛空藏的巖藏取者──德千祖古明珠多傑的入室弟子。由於上師的加持和自勵,此寺乃迅速地發展成西藏最大的寺廟之一。在子後幾個世紀,白玉寺(通常被稱為「東方輝煌的白玉」)在歷代傳承持有者的領導之下,已成為虔信教法與精進修持都極負盛名的道場。千百僧眾達到虹光身及其他精神成就。貝諾法王的職責在監督此主寺與遍佈全藏四百座以上的分支子寺和世界各地的佛學中心,以及教育包括超過三十萬的出家僧尼的四眾弟子。

貝諾仁波切童年時期是在白玉和達果度過的。在那裡,他從負責將他培育成為第十一代傳承持有者的第十代持有者噶瑪德卻寧波及其他珍貴的上師處研讀及接受教法。當他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有一天,他拿著一支珍貴的金剛杵玩耍,一不小心將之掉落在地上,摔成了兩截。由於不願上師責備,他用自己的唾液將此兩截段落的金剛杵重新黏合起來。此金剛杵卻因此比以前更加堅硬。在另一個法會上,他不小心將手中的金剛鈴掉落在石板上。在場大眾都認為此金剛鈴必碎無疑,但仁波切將他拾起後,發現它卻是完好如初的,且聲音比過去還要宏亮。
 
當仁波切還是一個小男孩時,有一天,一位老年人走到仁波切面前,堅持要仁波切為他修頗瓦法。仁波切很天真地答應並依法修持。過了一會兒,仁波切驚訝地發現這位老年人已經往生了。他對著躺在面前的屍體,再度修法以挽回老人家的性命。當老年人甦醒之後,仁波切總算鬆了一口氣。而老年人卻說:「天啊!仁波切為何把我叫回來?我已經在阿彌陀佛的西方極樂世界淨土了!」另一件事也說明了仁波切在稚齡時所顯的神變。仁波切在孩提時期曾將他的足跡深深烙印在一塊石頭上,這塊石頭至今仍可見到。
 
後來,仁波切又從多位偉大的上師、經師堪布等那裡學得各種法要,包括:南卻傳承大圓滿之掌中佛、八大黑嚕嘎、大寶伏藏、惹那林巴伏藏(惹林)、大圓滿、大園滿心要法及秘密護法等等的教法,並依教修持,獲得成就。
 
十三歲時,在達果地方的閉關中心,上一世貝諾法王的寢室中,在五位主要堪布和比丘的見證主持下接受圓頂,正式剃度,法名「豆雅謝祝天津丘雷南嘉」,意為「經續教法修持尊勝最高持有者」。
 
在達果,又隨著上一世宗薩仁波切蔣揚欽哲卻吉羅卓學習阿努瑜伽之引導,以及貝瑪吉美的貝瑪林巴九部導引、十三章噶瑪恰叉的「阿」法。當受法時,法王以舌頭在口中編出錯綜複雜的金剛結。這樣的學習持續到1958年仁波切二十七歲之時。
 
在仁波切眾多上師中,他與上一世秋竹仁波切圖登卻吉達瓦維持著一份非常親近的關係,並從上師處獲得極大的利益。十三歲時從圖登卻吉達瓦處受沙彌戒,二十一歲受比丘戒,其他寧瑪巴的重要口傳與灌頂也由秋竹仁波切賜予。年老視衰的秋竹仁波切常說:「如果我無法將完整的教法,口傳和灌頂授與貝諾仁波切,則我將沒有真正地活過此生。」之後,貝諾仁波切在塔唐地方和他的上師秋竹圖登卻吉達瓦進行長期的閉關,從基礎的前行至最深奧的大圓滿,他修持直至赤裸裸的法性現前為止。近代寧瑪巴第二位法王──頂果欽哲法王曾經在一個場合上說:「貝諾法王已經是一位超越三昧耶的聖者。」四川五明佛學院的精神導師──如意寶法王堪布晉美彭措也經常讚嘆貝諾法王已為肉身佛。
 
在一個成就法會上,許多僧眾看到曼達盤上出現彩虹,且嘎巴拉(顱蓋杯)上甘露溢流。有一次在舉行「瑪貢」的成就法會上,空行母的供養餅乾很明顯地顫動著。另一次,在接受甘珠爾(大藏經)口傳時,貝諾仁波切憶起導師釋迦牟尼佛坐在河邊,為他以及上千的弟子開示深奧的教授。根據堪布雅嘎所言,仁波切也是金剛手菩薩的化現﹔仁波切的記憶很清楚地證實在過去世他曾經以金剛手菩薩化現在世尊座下修學。
 
能去拉薩朝聖,尤其是參拜聞名的覺沃佛像(大昭寺的世尊等身佛像)是每個西藏人的夢想。在1956年,仁波切二十五歲時,與一大批隨從前往中藏旅遊。在那裡,仁波切拜訪了很多很多寺院及那些數說著西藏輝煌歷史的古寺聖地。仁波切也在達賴喇嘛陛下的寢宮──布達拉宮,接受達賴喇嘛的長壽灌頂。再大昭寺的祈願法會中,仁波切也以茶及財物供養僧眾。那時,拉薩的情勢已經十分緊張,仁波切懷著沉重的心情,返回白玉祖寺。
 

  預見中共佔領西藏不可逆轉的趨勢,以及此事對佛法存亡的威脅,貝諾仁波切與其他三百多人逃避至印度東北邊境。然而,許多隨行的人仍死於途中。這是一段漫長而危險的旅程。子彈曾打到仁波切腳邊引起陣陣煙硝,手榴彈曾經滾近仁波切,卻當仁波切走後才爆炸。許多跟著仁波切逃亡的人們為了生存,只好以動物為食。仁波切不忍無辜動物被捕殺,只好走在前頭驅趕任何可能的犧牲品。最後,他和隨行者終於抵達印度東北方安置。在1961年,仁波切和隨行的六百人抵達南印度的麥索地方。仁波切逃離西藏的目的,主要是在於使佛法的焰炬更加熾亮,以救度一切有情眾生於無明的黑暗之中。為此,貝諾法王在麥索的貝拉古貝這裡重建偉大的白玉寺廟──「勝乘南卓林」這絕非易事,在興建之初,仁波切手中僅有零零星星三百盧比。在這裡,法王要重建他的佛行事業與寺院。仁波切僅有有限的物資,但卻有無限的資源──堅毅不拔的勇氣與決心。

當時跟著仁波切的一些人無法了解仁波切的遠見,無法洞澈仁波切智慧法海的一滴,堅持要求仁波切縮小建寺的規模。因為在當時,僅有極為少數的比丘與仁波切在一起。今日,在南印度的南卓林寺已成為世界上規模最宏偉的藏傳佛寺之一,然而卻仍有許多僧俗四眾在大法會時連座的地方都沒有。現在,三十多年後的大家都驚嘆並感恩仁波切當時的真知灼見。
 
很少地位如同貝諾法王的上師會經歷過貝諾法王曾經歷過的艱辛苦痛。在烈日灼灼之下,仁波切和其他工人與僧眾一同搬石挑泥,手甚至因而流血疼痛。由於沒有自來水和柏油路,使得建築的工作更為艱辛。仁波切甚至要親自至遠處取水。
 

有一天,在烈日驕陽之下,有一個人來到了貝諾仁波切和僧眾工作的地方。他興高采烈地走向仁波切,說道:「我從很遠的地方來,為的就是能看貝諾法王一面,我能去參見他嗎?」「喔!當然可以,那有什麼問題?」仁波切這麼說完之後便引領他到自己簡陋的房間,說:「好了,我能為你效勞嗎?」那人當時世既驚訝又窘困。他從來沒有想到法王竟是如此平易近人。他心目中總認為貝諾法王是不一樣的,必定是穿著莊嚴、坐在珍貴的法座上的。事實上,仁波切是真正的滿願如意寶,一切都展現在他所辛勤工作的平凡土地之上。  

年復一年,仁波切以其源源不絕的毅力、精力以及大願,不為橫在眼前的困境、障礙所擾,平穩地跋涉在前進的道路上。仁波切所挹注的一切並沒有白費,今日在南印度麥索的南卓林寺,已有超過三千人的僧眾,堪稱世界最大的寧瑪寺院。法王在此重建僧團制度和結夏安居的傳統,每年都舉辦文武百尊的一千供養法會,普巴金剛法會和藥師佛法會一億壇。其中藥師佛法會中,頻獻瑞應,彩虹自曼達供盤中升起,嘎巴拉中甘露漫溢,法王口中異常甘甜。因為不忍見到佛陀法教,特別是舊譯寧瑪巴的教法瀕臨斷絕的危機,仁波切在1978年建立雅久寧瑪佛學院。此學院至今已成為進階佛法教育與研究聞名的中心。
 
這實為貝諾法王無暇佛行事業的另一莊嚴。
 
南卓林也有一閉關中心,在那兒有著約三十位左右的比丘進行著依循傳統的三年閉關。貝諾仁波切親自指導他們大圓滿龍欽心髓及巖藏者明珠多傑所取出的南卻虛空藏法。每隔三年,就有一群閉關合格的金剛阿闍黎出關。每年秋天,仁波切會舉行一次為期一個月的閉關,參加者是比丘、比丘尼和居士們。仁波切每次都親自傳授四加行、氣功及大圓滿。所有的研讀課程總配合著修持,所以貝諾法王的寺廟是密集研讀與修持的理想場所。這就是貝諾法王的宏大願力所致之故,也是法王所不斷強調的。
 
現在已經有約超過千人的小沙彌進入基礎的小學中就讀,在學校中學習藏文和英文的讀寫等基礎課程,以及佛理的基礎研習和加行。這個數字每年都以一百至數百不等的速度增加著,因為許多流亡海外的藏民都將小孩送至寺院中以接受教育和砥礪人品。
 

1993年,仁波切興建了一座尼庵──「措嘉謝拉林」,現有約莫三百至四百的尼師在此受教育與研修佛法。貝諾仁波切也另外興建了一座養老院,在那裡有許多的老人們居住與修持。在樹下或在法王為了祈求世界和平所興建的兩組八大佛塔旁邊繞行,總可以見到他們手中持著轉經輪或念珠。  

法王的慈悲甚至惠及印度當地的居民。他造橋鋪路以利益當地人。他所收到的供養,悉數轉而花費在上述的計劃中。現在,貝諾法王更為解決當地上萬居民的醫療問題,在當地籌畫設立西醫和藏醫都有的綜合性醫院,現在已經開始動工。無論在西藏或印度,仁波切都在季雨不來時以祈降及時雨聞名。當地的印度居民,因此給法王上了個暱稱──「雨喇嘛」。
 

  貝諾仁波切曾經給予包括多次大寶伏藏灌頂和更多次的寧體與南卻的教法。他是第一位、也是至今唯一一位曾在西方給予過大寶伏藏灌頂的西藏上師。仁波切以其無盡的方便與能力深深位大眾所景仰。對法王虔誠的追隨弟子們,特別是在他照顧下生活的僧眾而言,法王不僅是上師、父親、醫生、心理分析師,甚至也扮演著身心治療師的角色。
 
法王是身具足清淨戒體的比丘,至今以未超過兩千五百位以上的僧眾傳授出家戒。除了授與教法以及灌頂之外,仁波切也為人們提供各類問題的解答。日復一日,由早到晚,法王無私地利益著在世者、臨終者與往生者。
 
波切不僅重建了白玉主寺和過去世中建立的白玉佛學院,在印度創辦南卓林寺和雅久寧瑪佛學院,漸次地修復傳承中各個亟待修復的子寺,並且在包括台灣、香港、澳門、大陸各地、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美國、加拿大等佛學中心,近年足跡甚至履及希臘、德國、法國等歐洲國土。仁波切不辭辛勞地奔波於印度、喜瑪拉雅山區、東南亞和歐美的土地上,為的就是將佛法的加持傳佈至世界各地,讓世界各地的眾生都同受法益。


993年,在印度佛陀成道處──菩提迦耶的金剛座所舉行的全寧瑪巴祈願世界和平的「寧瑪巴傳召祈願大會」(Nyingmapa Molem Chenmo Ceremony for World Peace)上,來自世界各地的寧瑪巴碩彥,一致推舉貝諾法王為繼「敦珠法王」與「頂果法王」之後,當今寧瑪巴的掌教法王。這樣的殊榮乃實至名歸也!因為仁波切為了教法與眾生的利益,展現了文殊菩薩著灼智、觀音菩薩的慈悲與金剛手菩薩的勇勢!

祈願法王能與虛空同壽,引領所有沉浮於輪迴之中的一切有情至究竟解脫的彼岸!!